栏目名称

为什么现阶段雾霾就是解决不了
作者:叶檀 2016-11-07 11:37

华北大规模雾霾再现 为什么现阶段雾霾就是解决不了

2016-11-7 微信公众号“叶檀财经”、“tancaijing”

 

    第一,劳动力素质太低,约一半为初中以下毕业,没有经历专业培训,很大一部分制造业只能靠成本取胜。

 

    根据人社部今年5月公布的数据,2015年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451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98万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041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100万人。全国就业人员中,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占28.3%;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占29.3%;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42.4%。

 

    依此计算,务农数量2.19亿人,这些人大都没有专业培训经验。2015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7747万人,比上年增加352万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884万人。假设70%的农民工朋友在九年制义务教育后外出务工,1.94亿人加上务农的2.19亿人,中国的劳动力中,有4.13亿人在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后,就背上背包离家打工,靠体力谋生。

 

    我们只能正视这个现实,有将近一半的劳动力是低素质劳动人口,很难想像在当下,中国的农业、传统制造业会有整体的飞跃式发展。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天道》这本电视剧,丁元英想让贫困县中的贫困村王庙村的农民脱贫,惟一的办法是牺牲体力、环境,最后咬上大企业一口肉,经典台词是“吃别人吃不了的苦、受别人受不了的罪”,“别把自己太当人了”,现在要加上一句,“呼吸别人呼吸不了的空气”。

 

    第二,上世纪90年代王庙村的农民能忍,周边的城市能忍,为什么现在不能忍受了?

 

    时移势易,那个时代空气污染还没有那么严重,王庙村周边的城市还没有那么富裕,污染没有到达人们承受力、污染成本的临界点。

 

    20年后一切大不一样。中国有了先发展起来的城市与先富的居民。按照胡润排行榜的最新数据,北京已经超过纽约,成为亿万(美元)富豪定居人口最多的城市,北京的人均存款就是与香港、东京相比也不会逊色。

 

    但就在离北京不远的地方、钢铁重镇河北迁安的企业,又被环保部点名。11月5日,环保部发布消息称,河北省迁安市宝利源炼焦有限公司超标排放、弄虚造假,破坏大气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目前已被当地环保部门立案查处并移送公安机关。

 

    中国心怀全球资本版图的富豪们在雾霾下生存,听起来像个讽刺。环保已经成为发展的路径选择,是让北京尽快转移产业带动周边地区,还是让迁安再走一遍王庙村的老路?当污染严重到中国北方城市群无法安居、无法安心投资时,几千个王庙村的致富之路受到了普遍的质疑,因为王庙村农民吃饭的成本是让别人活不下去,同时养活一帮未来很有可能移民的人。

 

    怎么办?城市之间、企业之间的绿色补偿必不可少,高排放的企业不受经济惩罚,就是对宝钢这样的低排放企业的惩罚,下游用水大户不对水源地进行经济补偿,谁保护谁倒霉,中国经济模式将整体王庙村化,互相放毒气。

 

    制度改进必不可少,制度相对公平,可以长期预期,源源不断汇聚到北京的资金,才能源源不断地流向周边地区。

 

    第三,从长三角、珠三角等拥有财富、拥有成熟产业工人的地区开始,全力突围高端制造业。

 

    11月6日结束的珠海航展,甩了中国制造落后论一个大耳光,全球军工、制造业的目光锁定珠海,这场展览会是世界上最大制造业国家,对尖端工业技术、科研能力的一次集中展示。

 

    中国制造业真的落后吗?从珠海航展来看,未必。中国在军工、新材料、雷达、计算机等方面的技术让人惊异。”20系列”跨代装备的亮相将展示20年来航空装备从第二代到第代的跨越,加上航天技术等,让人眼花缭乱。

 

   深圳的大疆无人机已经被人说烂了,我再说一家企业,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光启科技,高科技细分行业的标志性企业,在这次航展上首次展示超材料隐身系列产品、动力外骨骼和新型系留无人机H1。 

 

   中国制造业差?我们有珠海航展; 中国制造业高明?劳动力大都是初中毕业——极端矛盾的现象,显示城市、企业、居民之间严重的两极分化。

 

    环保加强监查,用可预期的制度使资金进入低成本地区。强调一点,现在在贫困地区实行最低工资制,政策上再关门打狗,大规模抬高贫困地区的用工、制度成本,是在断绝这些地区的生路。

 

    不奢望雾霾一夜之间消失,回到生物可以承受的范围,这样的要求不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