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鹏:邪恶从不单独行动,它们成群结队

作者:李承鹏 2013年03月08日 我要评论 打印
  一、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一对夫妇,开了一个普通的小超市,铁皮的。他俩开车带着孩子去店里,天冷,丈夫先进去生火,见两个月的女儿在熟睡,妻子怕冻着她没熄火就跟去。十分钟后等他们出来,车和孩子都没了。

  悲伤的故事总是很简单。就像佛山那家小五金店,父亲忙着生计,母亲上楼收衣服,两岁的小悦悦不知何时溜到街上玩耍,就被一辆面包车反复辗压。



  二、这些悲剧与体制无关,就是人性恶,偶然的疏忽,遭遇必然的人性恶。外公临走前告诉我:这世上不是所有走在大街上的都是人类,他们有的其实只是妖魅穿上人类的皮囊冒充的。



  三、我不否认小皓博母亲的过失,即使让女婴在车上保暖也该考量“十分钟”意味的风险,但回想起来,我们好多是从这么粗砺的环境中长大,脖子上挂着家钥匙穿过混乱的街区或厂区,从高高的楼梯抚手快速滑下、夏天偷偷跑河里游泳……中国式的粗放式抚养,想必我们都经历过。她只是小过失导致的大错误,不是虐待产生的罪行。别给那母亲判刑了,她已受到世间最残忍的惩罚。



  四、最近非正常死亡的孩子很多,我更关心到底能为其他孩子的未来做些什么。我们要推动的社会变革里也包括改变我们自己,包括抚养教育方式。中国家长给孩子更多的是血缘态度,而缺乏社会能力。买得起豪车的家长却没有为婴儿配备专用座椅,从不舍得让孩子上田径场跑个一千米,却任由他在滚梯上跑跳……有些中国家长不懂现代社会监护方式,他们需要指导。

  五、但中国的未年人保护法,看上去太像一部长篇的口号,连优质社区的物业条款都比不上。没有操作指导也没有量化指标。而美国各州法律详细规定未经家长陪伴独自在家的年龄底线:马里兰州、佐治亚州是以8岁以下为限制;北达科他州的限制是9岁以下;华盛顿州是10岁;内布拉斯加州是11岁;科罗拉多州是12岁;伊利诺伊州是14岁。就在广州增城4名男孩溺水事件的同时,美国的一位母亲因为让自己的三个孩子自己去河里游泳而被逮捕,等待她的是坐牢1年外加1.8万美元的罚款。

  六、这样对比有些奢侈,在以走私白粉走私奶粉,官员思考怎么搞定二奶,百姓思考怎么搞定二罐奶粉的背景下。前两天一个妇人领着三岁的女儿在广州摆摊卖水果,城管执法时发生争纷城管就掐其脖子反绞其手,女儿在旁边大哭。后一家三口被拘24小时。我看到有评论指责那妇人“卖水果怎么可以带女儿呢,尼玛这当妈的太不负责任了”。现在的外宾都能这么熟练用汉语刷微博了,还会用尼玛……他该看看雨果的《悲惨世界》,底层姑娘芳汀为了抚养女儿卖了头发卖了牙齿——然后去评论:尼玛没抚养能力生什么孩子。就像陈光标说的:“低素质人群不宜生孩子”。

  七、周喜军掐死了女婴时,同步传来一个消息:美国一偷车贼在跑路过程中发现后座还有个婴儿,良心发现两次给警察报案,还留下一张纸条……两个不同选择的偷车贼,让微博再次争论“杀婴案与制度有没有关系”。

  八、我真心觉得根本没关系。我查到了:德国西南部巴登—符腾堡州一名年仅20岁的妇女,将刚出生的孩子放入了冰箱中。验尸记录显示,这个可怜的孩子被放入冰箱的时候还活着。还有德国史上最残忍案件之一:一名39岁的妇女从1988年到2004年亲手杀害9名自己的亲生婴儿,然后将被害婴儿掩埋在自家的花盆、提桶和水箱等处。我也查到了:2001年11月28日晚,许德勇伙同许攻卫翻墙入室盗窃财物时,持刀捅死方某夫妇。事毕,无意发现屋内还有一名十个月的婴儿,又连刺数刀致死。以及佳木斯市35岁男子顾某与女友唐某大吵一场后,逼迫唐某将三个月的女儿“都都”掐死在床上。之后再强迫岳母将“都都”幼嫩的尸体肢解。



  九、可见中外都有残忍杀婴案。单就杀婴行为本身,与制度、教育根本没关系。个体的“人性恶”才是暴行根源。不过,跟小悦悦事件后我们主要由官员大谈道德不同,德国政府事后会出面进行犯罪份子心理研究、存档,“我们无法阻止犯罪,但要深入调查,以降低悲剧发生的机率”。勃兰登堡州内政部长约格?舍恩波姆还自责地向公众表示,面对这些杀婴案,整个德国社会都必须扪心自问,无论是政府、这名妇女的亲戚、邻居,还是当地的医生者政府部门都应该进行反省。



  十、德国媒体对此大幅报道,猛烈批评政府不作为,也不见主管部门打招呼。而长春最主要的两家报纸在本地发生这起事件后,一家只在内页登了一小版文章,另一家只字未提。正能量熊熊燃烧。



  十一、有人开始质疑为什么耗资上亿打造的长春天网工程却找不到被盗汽车行踪,最后却靠案犯自首才知道婴儿被杀。群众太不专业了,天网工程主要设置原理是为了在繁华大道十字路口用罚款用的都不懂?那户人家距城外只有十分钟车程,天网恢恢罩不住那间铁皮屋。



  十二、网上忽然出现一篇以“一个警察的心里话,关于“长春304案”名义发表的帖子(该微博简介为长春普通群众)。大骂丢孩子的父母,以第一人称指责“傻逼父母车被偷了半小时才报案,报案只说丢了贵重物品,同时给电台打电话,却说丢了孩子,既然电台比警局亲,让电台找孩子好了。”这个作者如真是警察,不会没碰到过某些普通群众出了大事第一时间六神无主抓狂一阵才报案的例子吧,也不会没想过为什么当孩子丢了,群众宁相信电台而不是警局这么反常的心理活动吧。这个秘密,你最好还是不要说出来。

  作者大骂了这对傻逼父母不长心后,又抱怨“每周要加一天班,风雪交加、没合眼、没陪到家人,却得不到别人感激”……我怀疑他其实好心在帮IT业、小白领、农民工、夜班编辑、出租车等很多屌丝行业说话。谢了。



  十三、为了偷车,就杀死了毫无抵抗能力的两个月婴儿;为了营销,有家车行就利用女婴事件打GPS广告;因为心无敬畏,有个叫立二拆四的家伙先认为寻婴是炒作后还要寻死觅活搞行为艺术;为了和谐,上述一切就像没发生、不存在。邪恶从不单独行动,它们成群结队。



  十四、一件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发生过,只与人性恶有关而与社会体制无关的事情,开始没关系,后来却一定……这就是很多事情的必然规律。



  PS:明天3月9日下午1点30分,我将在杭州良渚文化村玉鸟流苏广场的晓风书店进行《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杂文集签售。

栏目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