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名称

刻舟求剑的雾霾思维是中国社会最大雾霾
作者:童大焕 2016-11-09 10:00

刻舟求剑的雾霾思维才是中国社会最大的雾霾

 

刻舟求剑的思维方式,缺乏全局理性,得出的药方自然南辕北辙,问题不是得到有效解决,而是越积越多积重难返。这种“思维的雾霾”,才是一切雾霾最深刻的源头!

 

童大焕2016117

 

每年一入冬,北京又雾霾,华北地区常常大面积陷入雾霾笼罩之中。在雾霾面前束手无策的人们,似乎只能听天由命“等风来”。

中国城市空气污染排行,2016115日上午8时,中国大中城市几乎全境污染,只是程度轻重不同而已。

导致近年来雾霾严重的罪魁祸首究竟是什么?摄影师卢广拍摄的《钢铁重镇》组图,借助影像的现实说明一个简单的道理,霾的源头其实谁都清楚。

从北京市区出发,往南驾车50公里就进入河北省。河北是中国的钢铁大省,至2013年,河北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连续12年全国第一,但另一方面,作为雾霾污染重灾区,河北唐山、保定、邢台、邯郸等地长期占据全国空气质量最差城市排名前十。迁安市往西烟囱林立,每天滚滚浓烟在排放。

.....

我一直坚持这样一个观点:产能过剩加上降低环保标准,就是雾霾之源。其中又有政府招商引资的内在政绩冲动作怪。更为深刻的源头在于中国的城市化出现战略方向性错误,反城市化的人文思想和政策阻碍了人们进城,被迫停留在高能耗高污染的低端制造业苟延残喘。其中,工业污染是诱因,汽车尾气起加剧作用,并且汽车尾气成为雾霾里对人体毒性最大的成分。

雾霾是时代最深刻的隐喻。北京不敞开胸怀迎接流入人口,就不会有京津冀协同进步,只会有雾霾一体化。

雾霾是工业产能过剩和城市化不足的产物,高密度大城市化救中国。同样的道理,没有大城市化,中国的农业和农村也只会加速凋蔽。

很多人的思维缺乏宽度和厚度,狭窄得比针眼还细,穿不过一根线。他们只会就事论事,只能想得到如何“就地”解决问题。比如,如何减少北京的雾霾和拥堵?他们的想法是把人赶出去。结果是越来越霾越来越堵。如何让农民富起来?不外乎修路,补贴,就地城镇化。结果农民生活越来越悲惨。如果解决环境污染?不外乎关停并转工厂和提高环保标准。却不会思考,提高环保标准能不能执行得下去?因为一提高标准,工厂就亏本。一关掉企业,当地人就活不下去。在活命和污染之间,你是当地人,如何选择?风格纯粹所言:“跟我们的农业一个逻辑。农业本身应该是最环保的产业,我们这长期以来限制农民进城,把农民捆在狭窄的土地上,不能种的地也种了,导致水土流失。为了提高产量,乱用化肥,农药,导致我们的农业是最污染的产业。”

刻舟求剑的思维方式,缺乏全局理性,得出的药方自然南辕北辙,问题不是得到有效解决,而是越积越多积重难返。这种“思维的雾霾”,才是一切雾霾最深刻的源头!

这些年,苦口婆心也好,子规啼血也好,关于“高密度大城市化救中国”的呼吁变着法儿也说了至少五六年了,这篇文章不想再说太多,讲三个真实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1978年以前,中国相当多数农民食不裹腹衣不遮体。1980年代初,眼看农民实在没活路了,中央宣布允许农民自带口粮进城。如今再看中国城乡,谁能否定城市化才是解决中国农村问题的钥匙?今天还在梦想田园牧歌,梦想区域均衡一体化,梦想就地城镇化的,可谓数典忘祖。

第二个故事:改革开放前,中国曾有三次逃港潮。其中不少人宁可到黑帮和犯罪盛行的九龙寨,也不愿意被拦截、遣返回到故乡。80年代末,港英政府曾几次试图治理九龙寨,但皆因情况太差及黑帮势力根深蒂固,而无果而终。1987年,香港政府与中国政府达成清拆寨城的协议,并于原址兴建公园。1993年,港英政府在出动近5000警力、扣押近万人的情况下,历时一年,终将九龙寨城夷为平地。

虽然九龙寨城不愧为一座人间活地狱,但在寨城拆除时,却有不少寨民宁死不走,甚至有人在寨城被拆后自杀。其中包括一名6岁被卖到寨城做童妓,近60岁仍在卖淫,一生没有走出过寨城的老性奴。对于很多这样的寨民来讲,没有九龙寨城的世界,他们无法生存。

香港人茹国烈用历史视角对九龙城寨进行了解剖与描述:6英亩大的地方,居住了约4万人,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90万人,堪称世界之最。

第三件事:最近媒体和朋友圈转发得很火的一个帖子:一对52岁的北京夫妇,2013年卖了北京一套110平米住宅,到澳洲置地323公顷(约800元人民币左右一亩),当起了蓝天之下碧野之上的农场主。但是,由于雇不起每小时30澳元的农场工人,女主人公不得不当起了真正的农妇,有时一天活干下来,手肿得像馒头;牛奶过剩;距离最近的人家在50公里外......

人家两口子人323公顷土地都不一定能赚钱,我们的小农经济下,朋友圈里却还在不断转发着诸如《10年后,人们会挤破头皮做农民!》之类无名作者(我高度怀疑他们不敢署名)的想当然之作。

我想说,如果你自己想去做农民,你就去,没人拦你。如果你自己不想做,想忽悠别人做,请省了那个心,没人听你的。如果你自己不想做又想让政策阻止人们进城不当农民,这就是邪恶和人间大罪。

世界是环环相扣的。治霾先治穷,治穷先治愚,尤其是先得治摇笔呐喊的知识分子的愚以及手握决策权的决策者的愚。不清除思维中的雾霾,又怎么能清除现实中的雾霾?

2016118日星期香港东网“大焕视界”专栏第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