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名称

由朋友圈“贩卖儿童判死刑”引发的争议
作者:天涯舆情 2015-06-19 09:15

由朋友圈“贩卖儿童判死刑”引发的争议

主笔分析师:冷朝普

 

【引爆舆论】朋友圈突然就被刷屏了

  昨日,微信朋友圈突然被一条信息刷屏:“建议国家改变贩卖儿童的法律条款,对拐卖儿童判死刑!买孩子判无期 !”“我是来自北京的承诺者,坚持人贩子死刑!”“我是来自成都的承诺者,坚持人贩子死刑!”……网民的情绪被劲爆的图文信息点燃,无数网友挥动手指、义愤填膺地做出了“承诺”与转发。仅仅不到24小时,这条消息就被转发超过了百万次。

  笔者的朋友圈也未能幸免,被一轮轮“不求点赞,只求扩散”接力刷屏,众亲朋好友均在其列。相关话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争议,大量网友在微博、微信、空间等社交平台上表态支持一律死刑,而法学界、社会学界、媒体界则多从专业角度提出反对意见,“是否一律死刑”成为本次舆论争论的焦点。

 

  【反对死刑】判刑有具体量化,不要一刀切

  广州律师张慧:犯罪分子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应该遵循罪刑法定和罪刑相适应原则,简言之,就是重罪重判,轻罪轻判,罚当其罪,罪刑相称。从世界各国的经验来看,通过严刑峻法来震慑犯罪,不是最好的办法。不是说法律越严苛,犯罪行为就越少发生。也就是说,死刑未必能根治人贩子问题。

  法学博士姜晓妍:死刑对犯罪的震摄力非常有限,目前故意杀人罪的首选是死刑,可现实故意杀人的犯罪无法禁止。如果判人贩一律死刑,那人贩子就会成为活在刀尖的亡命之徒,中国人都知道,亡命之徒可怕且不好抓。把人贩一律判死刑,便是陷被拐孩子于危险境地,也增加警察抓捕的困难。

  公益人士邓飞:一,打拐团队在四年打拐实践中深刻了解:中国儿童拐卖是一个系统而复杂问题,并不只是拐卖的问题。二,我理解呼吁死刑者的愤怒,我也同意加码对拐孩子者惩罚,并开始惩罚买孩子者,但反对对拐孩子者一律死刑。三,处死刑有法律流程,死刑也从来不是问题根本解决方法。四,只有找到儿童拐卖问题症结,对症下药,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五,从来没有一劳永逸的灵丹妙药,我们需要耐心、时间和努力。其中政府要多努力,因为有些问题只有政府政策才能解决。

  法学教授贺卫方: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那么迷信死刑的震慑作用?其实,执法部门能够追究每个人贩子的犯罪,司法部门能够有效地惩罚绝大多数犯罪,哪怕是犯罪者都只是处以较轻的刑罚,即足矣。动辄使用死刑,看上去很解恨,但实际上会导致更普遍的规避和逃脱。刑罚的效用不在严厉,而在于无可逃逸。

  知乎网友大根凯洛子小姐:所谓“一律量刑原则”是一个非常懒惰的原则,或者说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思维方式。严刑峻法的论调为什么极容易在舆论中产生共情,因为严刑峻法简单,简单的口号简单的情感宣泄。人们无意搞清楚法理上的罪责相对、阶梯量刑等原则,也无意做调查事实上的买方需求问题、贫困地区大龄男子单身问题、留守儿童问题才可能是真正的犯罪温床,更无意去充分论证已经偏重的现行量刑准则若在被提高很有可能会导致更加混乱的局面——而这种局面是可预见的,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视而不见。妄图以一种万能钥匙式的“简单”方法解决复杂的社会问题,在舆论上干预司法独立,民粹压过专业,浮躁!

 

  【支持死刑】对人贩子应多判处死刑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对罪行严重的人贩子应当判处死刑,否则不足以震慑此类犯罪。陈士渠曾接受《广州日报》采访表示,拐卖儿童罪的起刑点就是5年,最高可以判处死刑。并不是说当前我国对人贩子的处罚不够严厉,实际上,这些年国家对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一直都是从重处罚。自己提出这个建议的初衷就是,今后在处罚罪行严重的人贩子时应多使用死刑。

  网友“飞轮海3344”:我在梅州,我支持贩卖儿童死刑,要求上户口录入指纹。一个孩子的丢失、骨肉分离、家庭破碎一辈子的痛苦,永远无法弥补!看的街上带孩子要饭的一律抓走化验DNA。不是自己孩子的一律死刑!扼制一下偷孩子要饭,给孩子弄残疾要饭的人!不求点赞,只求扩散!

 

  【各方共识】当前对买方处罚偏轻

  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李雪松:人贩子之所以猖獗,一是销路顺畅,有较大买方市场。受封建传统观念影响,一些人置法律于不顾高价收买儿童,以延续香火或显示家庭人丁兴旺,这就为人贩子拐卖儿童提供了市场。二是高额利润,诱使犯罪分子铤而走险。三是作案易得手,不易被揭发。拐卖儿童较之拐卖妇女更安全,即便日后儿童被解救也无检举揭发的能力,无法指认罪犯和提供证据,从而使犯罪分子可以逃避打击。

  全国人大代表王军也表示,当前对“收买”被拐儿童方面的打击力度太小。按照法律规定,如果收养或收留方没有虐待行为,就可以免于处罚。只有加大了对买方的处罚力度,拐卖儿童的主要渠道和动机就被卡死了,相信拐卖儿童的行为也会减少。

  全国政协委员许钦松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关于打击拐卖儿童行为”的提案,他建议加快完善立法、增强全民“反拐”“治拐”的意识和能力。许钦松认为,“目前拐卖儿童之所以猖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买方市场的持续旺盛。买方一般不会受到刑法的惩罚,很多经济欠发达地区特别是农村地区的家庭,购买被拐卖儿童的行为没有后顾之忧。”

  如何根治买方市场,腾讯《今日话题》第3147期指出,当前希望通过非己生方式拥有孩子的人群依然庞大(如不孕不育、重男轻女、错失生育年龄等),国家应该放宽收养制度,给予家庭领养孩子一定的自由。用自由收养制度,来解决拐卖市场中的买方需求。目前我国的收养儿童体制,被官方垄断,儿童福利院垄断了合法收养几乎所有的供给。这等于把相当一部分收养方式宣布为非法,这必然造成地下市场的繁荣。

 

  【质问官方】读懂争议背后的民意期待

  媒体人吴龙贵:在微信朋友圈上,“人贩一律死刑”的承诺者大约一百万,而门户网站的调查显示,支持者占七成。你能说这一百万承诺者都是法盲,不懂得那些基本的法律常识?你能说高达7成的网友都失去了理性吗?在我看来,这些网友真正想表达的,其实是一种期待,期待被贩卖的儿童能得到良好的法律救济,抑或说是一种不满,对现实的不满,这种不满的极端表达,就是“人贩一律死刑”。而事实上,这些网友非常清晰,他们只是表达一种态度,并无可能付诸于实践。

 

  【质疑炒作】网友指出分享链接涉嫌营销

  在各方讨论的声音中,微信公众号“移动互联网”抛出了一个惊人的言论:你只是帮别人赚钱。文章称“这条消息页面最下方有一个推广链接:感谢某网站友情支持。点开链接会跳转到某婚恋网站的注册页面。”作者分析道,每注册一个用户,该网站都为此付费,换句话说,这是该网站的一次“花钱买用户”的商业行为。“这其实就是一次靠曝光率转化注册用户的案例,而这次的曝光率利用的是人们的同情心。”“移动互联网”发出此文时,已有上百万人做出承诺。果不其然,今日中午,该网站承认“贩卖儿童判死刑”系“营销”:个别员工因为自身对话题的热忱,未经批准擅自启动营销行为……已进行严肃处理。

 

  【反思情绪】该判死刑的不是人贩子,而是“民意”

  凤凰网评论:从社会心理学角度,当人们压抑的表达,郁结到一定的程度时,只要有一个合适的议题,就可能引发情绪性的舆论井喷。它和一年来的诸如雾霾、暖男等曾经引发情绪性舆论井喷的议题一样,既安全,又切中人们焦虑的情绪“软肋”。这次的议题,则切中了人们对社会治理的不满和怨怼。之所以将这样的现象称为“情绪性的舆论井喷”,原因在于,积极转发的大多数参与者,并没有对拐卖儿童事件有过更多的思考,只是从感性的角度,去体验“如果我的孩子被人贩子拐卖了”的情绪。而这种情绪背后,对应着社会治理的深度积弊。

  虎嗅网发表评论:法学泰斗贝卡利亚曾说过:法律的震慑力,源于承担犯罪后果的必然性,而非承担犯罪后果的严重性。据数据显示,2012年,公安机关拐卖妇女儿童案件立案数达18532件,但是被侦破的案件仅为3152件,破案率仅为17%。这个数据,远低于国内年均40%左右的刑事案件破案率。一边是排名第三的重刑率,一边是连及格线都不到的破案率。这就是中国拐卖犯罪的现状,这种情况下,就算把重刑率提到99%而且次次鞭尸,又有何益?

  自媒体人熊太行:有一种帖子,叫社会道德的公粮。他们只是泄愤而已,说完了就完了。第二天就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了。没什么社会危害性,至于让大家转起来,顶起来,也仅仅是想看看如果身边有朋友拷贝去发了,他能感受到自己影响了一批人,引导了舆论。然后觉得对改变社会做了贡献。这就是交社会道德的公粮。

  自媒体人罗振宇:今天拉黑了一百多个喊杀人的。一会接着干。说说理由吧:1、有你们的国度,分分钟就又是文革,不美好。2、万一得罪了你们,你们没有底线,不安全。3、我不仅不同意你们,我更主要是怕你们。

 

  【他山之石】国外如何解决拐卖儿童问题?

  美国:美国政府在寻找失踪儿童上投入了巨大的警力资源和社会力量。美国国会在1982年就通过了《少年儿童失踪法》,促使人们加强防范意识。一旦儿童遭到诱拐或绑架,联邦调查局会立即介入。美国还设有“全国失踪与受虐儿童服务中心”,失踪儿童家长可以借助该中心网站制作标准化的寻人布告,也可以请求该中心出动专业搜救小组。

  日本:日本的拐卖儿童案每年不足百例,对拐卖和收养行为在量刑上的相当,可说是日本少有拐卖儿童犯罪的根本原因。日本刑法对拐卖儿童和收养被拐卖儿童刑期大体相同。拐卖儿童刑期10年以下,收养被拐卖儿童刑期7年以下。而中国刑法规定收养最轻刑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欧盟:2010年11月29日,欧洲理事会和欧洲议会达成一致,将制定打击拐卖人口的新法律,以更严厉地打击拐卖人口行为。新法律对拐卖人口进行了更广义的界定,包括强制乞讨、以非法领养等为目的的拐卖人口。新法律将对拐卖人口犯罪者实行5年至10年的监禁,重点打击奴役儿童、有组织犯罪、威胁受害者生命和严重暴力。涉嫌犯罪的法人机构将面临刑事处罚以及被临时或永久性关闭。

  泰国:泰国的儿童拐卖现象比较普遍,多数被拐卖儿童被迫乞讨,或是被卖往工厂充当廉价劳动力。对此,泰国政府采取疏堵并重的措施:泰国制订了严格的用工制度,规定外国人必须取得工作许可,否则打工者和雇主都要受到刑事处罚。此外,泰国许多民间组织也致力于加大妇女儿童教育普及力度,保证妇女儿童享有平等公正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