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名称

无期判罚下法意与民意的碰撞
作者:天涯舆情 2015-06-19 09:25

       近日,一则“男子目睹妻子遭人强暴 拿菜刀砍死施暴者被判无期”的新闻被广泛关注。2006年3月17日晚,贵州男子在归家后发现妻子被强暴,愤而砍杀强奸犯,舆论普遍表示理解和同情,多数网友表示如果遇到相同情况也会“忍不了”,甚至支持的声音占到了一个可观的比例,而对法院一审无期徒刑的判决则表示不解和不满,据@新浪浙江 发起的“砍死强奸犯被判无期,你怎么看?”的微博调查显示,75.3%的人认为量刑过重,22.4%的人认为法院判决有问题。 

    1.对田某理解甚至是支持,认为判罚过重

      @dairsheng:量刑过重!如果让我个人选择的话,我也一样可能会砍死他,并不是不敬畏法律,而是有时候法律无法有效惩戒犯罪者。

      @NOWAY:我也觉得判的有些重,但是如果换成我,我宁可被判无期徒刑,也会砍死他。有种事情是不能忍的。

      @李庆Lee:制售假冒奶粉残害无数幼童的,巨贪官员,危害整个社会的诈骗犯,还没判这么重,自我防卫过度要判无期就太重了。

      2.质疑量刑有误,侵犯中止难界定

      @风风侠:“已停止侵犯”?只有变态狂才会在别人看到之后继续侵犯吧!停止侵犯的概率太大了,不应列入考虑因素内啊!而且也不是所有杀人者都会判死刑,这种情况判了无期还能说判轻了?

      @T_猫先生:难说这是事后防卫,毕竟张是正在犯罪时看到王才“中止”的,天知道是不是“终止”(也许他打赢了,回来再强奸呢,哦不,是继续“重大过错”)。

      @写家陶舜 :此案把正在强奸的“正”理解得太望文生义了。难道要让丈夫目睹完强奸全程,在一旁强烈谴责并发出声明:请立即停止侵害!本案量刑很难让人信服,怎么定罪也有待商榷。

   3.法律存漏洞,量刑设定失当成“恶法

      @云中无俗韵:中国法律经常不捍卫道德,不严惩精神伤害。所以这样法治下去,只会越来越乱。应基于婚姻法,确立夫妻共同防卫体系——当妻子被强奸时,丈夫有权打死强奸犯而不承担法律责任。夫妻的婚姻关系受法律保护,丈夫有权用暴力捍卫妻子的基本人权。

      @pulupulupu:法律是人定的,本来就存在漏洞。行驶法律的也是人,本来就存在主管,况且中国法官的话语权过大,大过律师,甚至大过事实。

      @广州K记-Kenton-Canton:如果这是事实,那我对中国法律进一步失去信心!田某初衷是阻止犯罪,当然也含有报仇的意念在内,死者张某作为首先犯罪者应该承担最大的过错,张某对田妻停止性侵犯并不意味着他对田氏夫妻的威胁已消失!心理上的威胁就不算了?如果田某被判在三五年还接受,无期则是法律的耻辱!

   4.法院判决就事论事,相信法律的正义性

      @Sniper黄旭锐:追究肯定是要追究,但只能交给法律!如果整个社会都这样以暴制暴,动不动就杀人报仇那还要法律和警察干嘛?

      @虎国游人之微博:请注意在此例中,被杀害的犯罪嫌疑人才是受害者。如果随便支持杀害犯罪嫌疑人,那么很多人可以夫妻设一个局把任何人轻易杀害,这样的社会才是可怕的社会。

      @玉米小姐老掉牙:正当防卫必须在犯罪进行时进行,犯罪终结后再砍人就是故意杀人罪了~如果按大部分人的逻辑被强奸之后砍人可以免罪,那是否以后所有人都可以动用私权、私刑了?你砍死我的家人,那我也可以砍死你而不用负刑责了?当人人可以因为同情弱者而运用私权时,那才是个真正混乱无序的社会。

      值得注意的是,舆论在指责质疑判决的同时,理性的思考和探讨呈上升趋势,理性的声音占据了一定比例。

      @碧翰烽 在肯定判决的同时,表示判处无期徒刑明显有些过重,既不符合法律精神,也不符合社会情理。判处过重的原因有以下几点:1.强奸罪本就属于刑法规定的“恶性犯罪”。一时的激愤完全可以理解,顶多也就是个“防卫过当”。2.从田某的行为来看,应该符合“减轻处罚”的条件,但法院给出的主要是“从轻处罚”。3.刑法针对故意杀人的量刑幅度很宽,完全可以考虑从轻甚至于减轻的。4.关于田某对张某的民事赔偿没到位的问题,那么,张某对田某妻子强奸的民事赔偿又处理了吗?虽说是其已经死亡,但民事赔偿也就可以同样死亡吗?

      @赵国栋 从专业角度入手,指出防卫行为认定应注意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防卫行为的目的为何及是否造成重大损害,分析认为“张某已经哀求饶恕,已不具备人身侵害的紧迫性和持续性,所以不应适用特殊防卫的条款,而田某已然用刀将其砍死,这已经使得田某由保护妻子的合法权益走向一个犯罪的阶段,应该对此阶段的行为进行判断,防卫行为在已经结束的条件下,实施此行为应该属于故意杀人,具备了社会的危害性。田某在此阶段的心态是属于仇恨和报复的目的,而非防卫的行为。法官分阶段对田某的行为进行评价值得肯定,而媒体从道德角度引导,对法治社会危害极大”。

      而知乎上一段基于疑罪从无原则的探讨,则从侧面印证了判罚的严谨性:

      媒体试图通过法律解读寻找这一判决的可能性,关注点主要集中在法院判决机理和正当防卫的实践上。量刑难界定、实施环境复杂、人为因素等诸多原因,促使很多法律只存在于纸面上。同时,法院判决越来越多因民意指摘而被左右的情况发生,致使舆论认为,社会的普遍认知,就应是法律判决的准则,否则就是“恶法”。

      央广新闻时评对一审判决表示肯定,“一审判决还是遵循了‘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力准绳’这个基本原则的,无论是定罪,还是量刑,都在法律框架范围内,应予肯定。”

      新京报《砍死强暴妻子者,被判无期合理吗?》中强调“法院并不是民意机关,因此判决未必都得符合民意,但是假如法院的判决结果有违民意,那么在判决中应当加强说理,以理服人,而不是轻率判决,任凭民意指摘”,认为法院在定罪上没有问题,争议点集中在量刑上,指出造成争议的根本原因在于“故意杀人罪在量刑上没有很明确的指导性文件”。

      腾讯“妻子被强奸,怎样算正当防卫?”将矛头直指“无限自卫权”,认为“无限自卫权有名无实”,因而会让公民怯于行使自卫权,让受害者更卑微。“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法院总是在事后要求防卫者行为“适度”,稍有出格就可能会被判为各种伤害罪。但在真实的案发场景中,受害者不可能像法学家或者刑侦专家反复推演。很多法官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关于“正当防卫”的实际判例中,则有了严重的限制,从司法实践上限制掉了良民的足够自我防卫能力。普通民众常常变的更为逆来顺受,一旦行使防卫权造成侵害者受伤或死亡,就以为犯下滔天大罪。”

      网易“目睹妻子被强暴,‘无限防卫权’很无奈”中对“无限防卫权”做了全面解读,指出我国“无限防卫权”在实践过程中限制多多:“办案人员除非防卫人自遭重伤、重残否则基本不认;歹徒侵入私宅不算特定暴力犯罪开始,暴行一中断就算“犯罪行为终止”,在此期间杀伤歹徒不能算是“无过当防卫”;撞破暴力械劫、强奸或可实施“无过当防卫”,撞破迷奸、麻醉抢劫就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