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名称

收费公路的钱都“亏”去哪了?
作者:天涯舆情 2015-07-01 17:33

      6月30日,交通运输部公布了2014年收费公路统计公报,迅速成为舆论热点。据公报显示,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亏损1571.1亿元,比2013年亏损翻一番有余,网友不禁问道“钱去哪儿了”,并表示“反正我是不信”。而就在前日(6月29日),广东交通厅公布的两份收费公路公报,前后不过二十天,就实现了“扭亏为盈”,着实令网友唏嘘,舆论不仅对收费公路巨额亏损疑问重重,也对信息公开的要求更为迫切。

收费公路的钱都“亏”去哪了?

      据资料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收费公路里程16.26万公里,占公路总里程的3.6%,其中政府还贷公路和经营性公路,分别占收费公路总里程的64.0%和36.0%。此前三年全国收费公路亏损分别为323亿元、566亿元、661亿元。

      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亏损达1571.1亿元,比2013年翻一番有余,招致众多网友吐槽“钱都去哪儿了”,并表示“反正我是不信”。澎湃网友“0000”总结认为亏损是三个原因所致,“一是继续贷款修路导致的贷款本息增加;二是原来贷款还本付息仍在进行;三是运营管理成本不够优化”,“运营管理成本”则是公众广受质疑之处,因而呼吁尽快公开支出账目让社会监督。舆论普遍认为交通部的相关统计不够公开透明,批评“糊涂人做糊涂账”,指责其中存在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问题,更有网友指出此举实为高速路涨价做铺垫。

      鉴于广东交通厅发布的两份收费公路公报,前后不过20天就实现“扭亏为盈”,让舆论对广东的公报数据严谨性、权威性提出质疑,进而对全国的公报数据产生怀疑,而公报数据的相对笼统和“粗线条”,更印证了这种怀疑。收支信息公开则成为挽回公众信任的迫切需要。

      凤凰评论鉴于此事,对历史数据中的“没有核实”数据表示担心,提醒相关部门再“核实核实”。同时指出“收费公路上的数据之争,说到底还是统计策略的规则之争、道路的公益属性之争、财政责任的底线之争”。

      “满足知情是初始要求,为公共监督提供真实数据是法定义务”。南都社论分析认为“扭亏为盈”的症结在于数据笼统,并认为全国数据与其一样“有效信息寥寥”,指出“由于数据大而无当导致的监督虚置问题,已经非常严重”。

      网易评论指出我国收费公路账单的真面目一直没个“准谱”,收支详情长期暧昧不清。促使“运营管理支出”可以随意改变而“扭亏为盈”,对此,民众有理由提出质疑并要求查明。

      人民日报评论指出“收费公路的盈亏是个治理问题”,认为收费公路的经济账“已经不仅是“谁盈谁亏”的问题,也不仅是简单“亏在哪、为啥亏”的问题,更是一项政策面对不同现实需求如何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和性价比最优化的问题”。

      一方是全国收费公路巨亏1571.1亿元,另一方则是国内A股上市的19家高速公路公司收益颇丰,51.82%的毛利率甚至超过了很多奢侈品行业,成为十足的黄金产业。如此强烈对比,更招致舆论质疑。“普遍存在高额福利、超编严重等问题,公众难免对此亏损数据缺乏信任”。新京报社论认为连续亏损,跟“统贷统还”模式下的超前建设有关,同时,“普遍存在高额福利、超编严重等问题”,致使公众对亏损数据缺乏信任。并指出巨额亏损与上市高速路公司的慷慨分红极不合理,因而,必须全面审计,给出客观真实的收支详细。

      对于巨额亏损与上市高速路公司的慷慨分红极的怪象,大河网评论指出根本原因在于,“真正盈利的收费公路几乎被社会资本瓜分殆尽,企业不愿意还而政府又无力还”,“统贷统还”的制度预期化为乌有。因而“避免“无休止收费、无止境还债”这样的尴尬,不仅需要加大政府财政投入、降低对银行贷款的过度依赖,同时还有必要加强相应管理、减少以牟取高回报为目的的企业的过多参与,在此基础上才能真正实现“统贷统还”,对收费公路的经营收益进行合理调配,还原其服务于民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