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名称

谁有权力逼迫斯特林出卖快船
作者:邵建 2014-08-18 15:30
  

  如题,这两天头脑里一直盘旋着这个问题,但没有答案。这里不妨把困惑说出,以求教同道。

事发今年四月下旬,其时美职篮NBA季后赛鏖战正酣。美国一家八卦性质的TMZ网站发布了快船队老板斯特林与其女友的一段电话录音。这是一通私人电话,其内容涉及种族歧视。缘由是年轻的女友在网络上晒了一张自己与前NBA球员魔术师约翰逊的照片,这让斯特林感到不快。他指责女友不该和黑人搞在一起,不该带黑人来看快船比赛,也不该公开那种合影。言论之间被视为带有明显的种族歧视倾向。

这纯粹是私密性质的对话,尽管对黑人有所不恭;但公众人物没有私人空间。它不幸被TMZ披露,在“政治正确”大行其道的美国,种族问题一直都是谁也碰不得的禁脔,八十多岁的斯特林立即成了众矢之的。

最容易被激怒的当然是NBA的黑人球员。前热火队的詹姆斯曾表示:“如果此事属实,那绝对是不可接受的事情。在NBA,就不能给斯特林这样的人留下任何空间,一点都不能给。”当时,录音传出,还是疑似。但疑似很快成了现实,电话里就是斯特林的声音。詹姆斯的话不知是否给NBA的处理以暗示,4月30日,新上任不久的NBA总裁亚当·席尔瓦向斯特林开出了罚单:一,终身禁赛,亦即不准斯特林走进NBA赛场并不得接触有关比赛的任何事务。二,罚款250万美元。另外,三,他表示要尽最大力量迫使斯特林出卖自己的球队。

虽是隔洋观火,而且是一个中国人,但我对亚当·席尔瓦的处罚很不以为然。如果我能接受终身禁赛和250万美元的处罚,这代价已够高昂;那么,他有什么权力可以逼使斯特林卖出自己的球队。但,北京时间8月13日,NBA联盟宣布,前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收购快船成功,他将正式接替唐纳德·斯特林成为快船的新任老板。然而,我们知道,斯特林在联盟逼他出手球队时就明确表态:球队是非卖品。于是,事情成了这样,身为老板的斯特林不愿意卖,但却由不得他卖不卖(出面卖球队的是他的妻子),而且最终被卖。这种事居然发生在作为法治国家的美国。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斯特林咎由自取,因为他的言论违反了“政治正确”。自19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以来,对黑人不得使用歧视性的语言,已经成为后来政治正确中最重要的戒条。斯特林的确是有种族倾向,但只要他不在公开场合表露,谁也不能拿他怎样。治罪无法治内心。这次引发的轩然大波,乃是因为他的电话被录音和被公开。按理,言论上的政治正确只针对公共领域或公众场合,不能针对一个人的私下交流或内心,毕竟斯特林不是在宣言而是在发牢骚。但斯特林身为快船老板,是公众人物,在此他和一般民众无法平权。所以,活该他倒霉,赔了夫人又折兵,对他处罚,谁也不会有异议。

问题显然不在于处罚而在于如何处罚。处罚如果是为了彰显正义,但正义是有度的,过度的正义则令人恐怕,而且会产生无数虚伪。斯特林的言论如果给联盟声誉带来损失,它当然可以动用家法。公开道歉和巨额罚款如果必要,对一个球队老板终身禁赛,是否过当。尤其第三条处罚,真的应了詹姆斯的话,不给斯特林在NBA丝毫空间,这是赶尽杀绝的节奏。我不觉得斯特林要为他的政治不正确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过当的政治正确同样也是一种政治不正确,尤其是当它触犯了一个人的财产权利时。

这不妨就是我的困惑:谁有权力剥夺一个人对自己财产的处分权。须知,财产处分权是财产权的一部分。快船现在以20亿美元出售,但以快船的实力和影响,它以后的市值肯定不止于此。然而,斯特林已经永远失去了本来属于他的可以增值的那部分财产。快船是斯特林个人所有的企业;正如快船的比赛则是这个企业向公众出售的产品。卖不卖这个企业,唯一能作出决定的,只是它的老板。别人有权力逼迫老板非卖不可吗。答案本来应该是否定的,但现在它成了现实。

这里我可以把矛头对准NBA。这是一个全美性质的篮球联盟,计有球队30支。作为民间篮球协会,它显然是个非政府组织。但现在看来,这个联盟的上层组织对30个球队来说就是政府,而且比政府还政府。美国总统奥巴马对斯特林事件也作出了谴责,但他显然无法让斯特林出卖自己的球队。总统不能总裁能,几个月过去,亚当·席尔瓦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当然,这里不是他一人说了算,关键还在于联盟董事会。

这是事发时媒体上到的报道:“联盟也有权力强制斯特林出售球队,但那必须有一个前提——其他29个球队老板有四分之三投赞成票。……部分联盟的官员(包括球队老板和联盟董事会的成员)向媒体透露,他们相信萧华将会对斯特林采取实际行动,即在NBA规章制度允许的情况下,萧华让联盟的老板们通过投票来剥夺斯特林拥有快船的权利,直到球队找到新的老板。”

快船转手,NBA是经过了它的程序,而且是由投票完成的。但,一个人的财产处分权也可以用来投票吗。前两天读哈耶克的《法律、立法与自由》,看到哈耶克引用18世纪一位学者的话:“对我们来说,不得赋予主权者以任何能够影响个人的生命、财产或自由的歧视性权力。”这里说的还是政府,因为按照洛克的表述,人们所以组成政府,正是为了让它维护个人产权。NBA不是政府却胜似政府,居然启动民主程序表决一个人是否需要放弃自己的财产支配权。

央视5频道“NBA最前线”第37期有篮球节目主持人对亚当·席尔瓦的采访(片段),谈及斯特林事件时,我清楚记得他说了这样一句话:“联赛集体的力量大于任何个人”(这句话脱胎于乔丹,当席尔瓦就斯特林风波征询联盟各老板意见时,乔丹对他说“联赛集体大于个人”)。问题是个人加入集体是有条件的,他当然要服从集体,但这种服从是有限的(正如集体的权力也是有限的),他不会把自己所有的权利包括拥有财产和处分财产的权利一并交给集体。如是,这样的集体正如卢梭所说:“每个结合者及其自身的一切权利全部都转让给整个集体”;那么这个集体将不可避免地极权化。

政府只能洛克化而不能卢梭化。NBA不是政府,但它的逼卖是不是也是一种卢梭化。对此,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使用“违宪”一词,因为这个词本来只是专对政府。现在看来,政府可以违宪,非政府组织也可以违宪,因为它也是一种power。凡是组织形态的power都有违宪亦即侵犯个人权利的可能。但是,这样的表述我拿不准;正如我还拿不准的是,斯特林针对联盟的逼迫是否可以把不卖扛到底(那样也许他在经济上会吃更大的亏)。同样,我想知道,现在他是否可以把指控NBA的官司往上打,哪怕打到最高法院。毕竟我所理解的美国首先是一个无条件保障个人权利的宪政国家,而非简单地以投票多数解决问题的民主国家。

我非专业法学,望方家有以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