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名称

文化上不妨保守一些
作者:林少华 2016-09-26 07:55

  青岛位于山东半岛。半岛也好,孤岛也好,都有海岛文化。以海岛文化论之,除了青岛令我极为心仪的还有面积仅1.78平方公里的鼓浪屿。并且心仪的不是其作为旅游亮点的日光岩,而是日光岩下面的普通街巷,尤其幽静的小街小巷。信步前行,两旁多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建成的西式小楼,衰败得恰到好处,犹一个个迎风傲立的破落贵族,寒伧而决不失优雅。年久失修的门楼立柱上形状各异的浮雕似乎仍在诉说着各自的家世和曾经的荣光。油漆斑驳的木窗棂间不时有钢琴音符或如爆豆一泻而下或如山溪潺潺流出。我忘情地徜徉其间,遥想这些洋楼当年的主人,遥想弘一法师在这里讲过什么悟过什么,林语堂在这里写过什么说过什么,殷承宗在这里学过什么弹过什么,以及厦大首任校长林文庆在哪栋楼里将《离骚》译成英文,终生未嫁的林巧稚在哪个院落里度过她快乐或不怎么快乐的童年……

  就是这样,我的思绪得以避离现实的驳杂和嚣喧,悄然溜回差不多一个世纪前的往昔。甚至小巷路面石板之间不知趣地长出的一丛半黄半绿的狗尾草,挂着生锈铁锁的老木门底端一只懒洋洋躺着的小花猫,也能牵出自己绵长的怀旧情思。

  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小岛的保守性:拒绝外来车辆进入,拒绝架桥或开隧道把小岛同六百米开外的厦门本岛连在一起。正因如此,小岛才相对完整地保留了独特的固有风貌,那一座座小楼才没有沦为整修一新的各种“会所”,老石板之间的狗尾草才没有被游客的运动鞋踢飞,小花猫才得以在老木门下懒洋洋打瞌睡。作为我也才得以偷得平生半日闲……

  在这个意义上,我以为保守也是一种优势,尤其文化上的保守。多少年来,我们习惯了革命式断代式造反有理式思维模式。“不破不立”、“破四旧立四新”、“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等口号几度响彻中华大地并被果断地付诸实施。致使多少百代石雕佛像身首异处,多少千年寺院庙宇化为废墟,多少唐宋明清城墙城门土崩瓦解,多少珍稀典籍付诸一炬。即使改革开放之后,也不知有多少旧时街巷、名人故居被推土机夷为平地……

  未尝不可以说,惟其保守,才有文化传承,才有民族血脉,才有精神家园;惟其保守,日本才有和风建筑,才有几近完好如初的京都、奈良,才有和服与花道、茶道各个流派;惟其保守,欧洲古街古城堡古教堂才依然如故,英国、丹麦、西班牙等国才有皇室在文化传承上发挥独特作用。不妨认为,科技锐意创新、文化相对保守是日本和欧洲许多国家的一个发展模式。

   而在开放浪潮无所不在的我国的今天,海岛文化也好,内陆文化也好,都不妨保守一些,不妨多一些文化操守,以便在经济效益至上和文化日益趋同以至趋俗的今天,为子孙后代保留一方多种意义上的原生态“净土”。是所望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