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油诗并涂鸦
作者:莫言 2010年04月09日 我要评论 打印

明日将去淄博市民论坛演讲,今日打油数首,涂鸦于纸,敬请方家正之。数年前曾听友人说,习毛笔字即沾腐朽冬烘气,吾习字数年,从中得到不少乐趣,似乎也没腐朽多少。写字即写意,不必刻意成体而成体。









 

 

栏目名称